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債息惹憂累

美國聯邦政府又關門。上週四,眾議院通過了臨時支出法案,議讓政府可以繼續運作到2月16日,之後輪到參議院表決,由於需要60票支持才能通過法案,而共和黨在參議院中只得51席,所以估計法案能夠在參議院通過,令聯邦政府不關門的機會不大。高盛上週五預計有六成機會政府會關門,結果不幸地言中。

結果參議院在上週五傍晚表決,以51票反對、49票支持,令臨時支出法案被否決。據過往經驗,政府關門會導致股市出現短暫的回落,不過上週五美股對此無甚反應,雖然市場已預計支出法案不會通過,但股市反覆造好,杜指收高54點,報26072點;標普500指數升12點,收報2810點;納指升40點,收報7336點。全星期計,美股三大指數:升約1%。而場外美股期貨偏軟,杜指期貨香港時間周日下午還升116點,到今日轉跌48點。

上周五在標普500指數11個板塊中,消費品類表現最好,升約1%,其中的Nike因為預期新產品將會大賣,獲得券商調升評級至「優於大市」,股價更升4.8%,收67.21美元,成為表現最好的杜指成份股,拖累杜指的則是IBM,跌4%,主要係全年盈利預估令人失望。

政府可能關門都推唔冧美股,但美元匯價就汲汲可危,反映美元兌6隻主要貨幣匯價的美元指數上週二跌到三年低位的90.189,然後反彈上90.679,到上週五又再回軟至90.5;美國國債就更恐怖啦,按有「債王」之稱的格羅斯去年10月的講法,美國10年期國債息升穿2.4厘,債市牛市將死,正式踏入熊市,早前美國10年期國債息升上2.5厘以上,格羅斯確認債市已經崩盤,債價走低,利息走升,他的估計暫時命中。市場對利息的睇法將會從睇淡轉往睇好。上週五,美國10年期國債息升穿2.6厘,昨日更飆上2.661厘,係2014年4月中以來最高。

有「新債王」之稱的岡拉克在去年10月底時出席一個峰會時表示,現在債券殖利率已經低得不能再低,金融市場更可能因此被搞得天翻地覆。當時的美國10年期債息為2.36厘,暗示債息只會向上。

岡拉克又話,在過去 4 年來,他都不看好債券。不過,他對債價的睇淡看法比格羅斯仍然較為保守,他認為美國10年期國債息升至3.22厘,才是債市的牛市終結,不過,2.63厘仍是一個關鍵點,升穿這個位置,升勢將會加快,也開始對股市造成影響。現在美國10年期國債息已經升至2.66厘樓上,不可不防。

美國國債債價插水,債息走升,首當其衝的是房地產股,當債息追貼股市的回報,一眾滬深300食息股例如工用股都會無運行。另一方面,標普500指數的回報率與美國10年期國債息的差距已縮少至歷史最小,去到一個非常不合理的狀況,高風險的股市的回報率竟然與理論上風險較低的國債回報率差不多時,亦意味著股價高股息低,美股已經熱得不得了。

但也有分析話,美國債息不斷升高,對中港股市也有影響。中國的外匯儲備當中,美國國債則佔了六成。這樣問題就來了,美國國債債價正在不斷下跌,表示中國的外匯儲備正在不斷萎縮。理論上,人民幣匯率有眨值壓力,即使因為美元下跌而上升,也不會升得這樣厲害,但人民幣兌美元在5個交易日由6.46急升至2015年11月底以來最高的6.3875!人仔升得太急,對美國貿易順差會減少,這樣會減少人民幣供應,因為外匯流入時人民銀行會換出人民幣(叫外匯佔款),所以人仔上升對股市是好事,但大升令貿易順差縮得太快,亦不是什麼好消息了。

中國有不少人預少風險。早在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統代表團10月19日的團組討論上,人行行長周小川談到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的重點時,就話如果經濟中的順週期因素過多,將導致市場過於樂觀,並造成矛盾的積累,從而到一定時候,就會出現「明斯基時刻」(minsky moment)。即經濟長時期穩定,可能導致債務增加,槓桿比率上升,而過多的風險勢必會帶來不穩定,當最終平倉時,可能導致市場突然是劇烈地下跌。

「明斯基時刻」分三個階段,第一個是經濟穩定增長,市場上也出現正常的貸款,第二階段當經濟蓬勃,市場會出現投機借貸,出現類似龐氏騙案(比特幣也可以算是其中之一),然後出現第三個階段,「明斯基時刻」出現,股市及資產價格就會大跌。事實上,美股已經越來越貴,比較股市的PE,中國的滬深300指數,現時為PE 15.29;恆指為14.01,杜指為23.6。「明斯基時刻」似乎會先在美股發生。事實上,標普500的報酬率與美國10年期國債的報酬率的差異已經收窄至歷史新低,大約只有1.65個百份點,6年前則有超過6個百份點。就已經看出美國股市熱度已經去到不合理的地步,因為原本高風險的股市與無風險的國債回報變得差不多,投資者對股市已經過度樂觀。簡單結論,美股風險累積中。
返回列表